«

»

11月 03

北极浮冰裂缝历险

1

事情总有凑巧的时候。在1991 年我第一次上浮冰工作以前,船长给我讲了Y. 叶新教授等在浮冰上遇险的故事。当时,我只是当作故事在听。没有想到,我也进入了这种故事的情景中。

那是1997 年8 月—9 月的事情。

这一年,我和我所曲绍厚研究员、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卞林根研究员共同申请了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面上基金项目“极地海-冰-气相互作用观测研究”,在挪威卑尔根大学地球物理研究所Y. 叶新教授的大力支持下,登上了挪威极地研究所的“南森”号科学考察船,在北极格陵兰海域进行“海-冰-气相互作用的观测研究”。

2

我们除了在这个海域的海水面上施放“软式气象塔”和超声测风温仪器来进行海洋-大气的边界层物理特性和海洋-大气热量交换观测外,还要在北极陆地表面进行和浮冰上同样的观测。这种观测研究的目的是要计算北极地区不同物理特性的地表面与大气之间的热量通量交换,讨论北极地区下垫面的物理特性变化对于全球大气和大气环流的影响,从3而进一步讨论其对于全球天气气候的影响。

上浮冰观测是我们此次观测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然而,由于此次科学考察是挪威、德国、英国等6 个国家共同研究的关于北极海域海洋环流变化对于气候的影响,主要是在海上进行观测研究。因此,我们上浮冰的观测研究被安排在考察计划的末尾。

1997 年9 月20 日,船长按我们提出的观测对于浮冰的要求(面积大、比较平坦),经过相当长时间的选择后,终于选择到了一块面积大而比较平坦的浮冰。

按照与1991 年固定“南森”号考察船的相同方法,船员们很快就把考察船固定在这块大浮冰上了。考察队队员们沿着扶梯纷纷下到浮冰上,开展各自的考察工作。Y. 叶新教授的一位学生和我们三人是一个研究组,也迅速搬运观测仪器沿着扶梯下到浮冰上工作。我和曲绍厚负责把仪器从船上搬到浮冰上,卞林根和Y. 叶新教授的学生负责把仪器再搬运到浮冰的中部。

正当我们紧张地搬运仪器的时候,突然,一声沉闷的浮冰破裂声把卞林根、Y. 叶新教授的学生和我们之间分隔开4来了。我立即大喊“浮冰破裂了。他站在甲板上,环顾浮冰破裂的状况:除了卞林根和 Y. 叶新教授的学生以及一部分仪器在远离考察船的另一半浮冰上以外,其他人员都在靠近考察船一侧的这一半浮冰上。

船长立即返回指挥台,从无线电广播中命令大家“马上回到船上”!并通知“卞先生原地不动”。看到船长这样沉着地指挥,我的心也踏实多了。等到人们全部返回考察船的时候,船员们也把固定在浮冰上的缆绳解开了。

我站在甲板上拍下了现场的情况:在另一半浮冰上,孤零零地站着两位考察队队员,用期待的目光望着我们的考察船……

考察船开动了,它绕到了浮冰的另一侧,在浮冰比较厚的部位再次把考察船固定在浮冰上。我和另外几位队员迅速下到浮冰上,迅速把仪器搬回考察船。

船长决定重新选择浮冰。我们在重新选择的一块面积不大但厚度较大的浮冰上开展了系留汽艇和超声测风温的观测工作。

每当我回想起船长在重新选择浮冰时对我说的话,我便再一次体会到认识并遵从大自然规律的重要性。船长说话的大意是,“每年9月中旬以后,由于气温高,北极地区的浮冰大多不太稳定,要选择可以工作的浮冰一般以厚度大为主,而不要过分强调面积大,因为首先是要保证安全。”

联想到当年Y. 叶新教授在浮冰上的遭遇,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