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2月 19

二、梦幻北极科考建站

我参加南极科学考察以后,特别是1988—1989年参加我国南极中山站建站考察以来,在我心中总存在一个疑问:中国在北极圈内没有地盘,中国的北极考察站建在哪里呢?

1990年,当我接待挪威卑尔根大学的Y.叶新教授访华时,我曾经想与他讨论这个问题。也许,当时还没有水到渠成吧,这个问题一直仅仅停留在嘴边,一直仅仅是一个梦想。

1991年夏天,我接受Y.叶新教授的邀请,参加了由挪威、苏联、中国和冰岛联合进行的北极科学考察,一个多月的海上考察,一个多月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考察船上,住宿在同一个房间,为圆梦北极建站提供了条件。

喜获《北极指南》

1

Y.叶新有一本挪威文和英文对照的书,《北极指南》(Arctic Pilot), 我翻开一看,爱不释手。这本书由挪威极地研究所和挪威水文服务中心编写,1988年 5月出版。这本书从斯瓦尔巴群岛的历史,讲到挪威政府对斯瓦尔巴群岛的管理和服务,从朗伊尔宾 讲到新奥尔森……其中,特别是1920年 2月 9日和1925年 8月 14日先后两次由不同国家签订的《斯瓦尔巴条约》(10条)和1925年 7月17日签订的斯瓦尔巴法律(共 7章),更是吸引了我。

在“关于斯瓦尔巴的历史”的描述中,第一次提到斯瓦尔巴(Svalbard)的名字是在1194年的《冰岛编年史》中,其中提到“从兰嘎讷斯(Langanesi)向北航行22天便可到达斯瓦尔巴的陆缘冰” 。1615年,丹麦 -挪威国王声明,发现了斯瓦尔巴群岛,并派几艘战船去统治它。挪威组织的第一次斯瓦尔巴科学考察是1827年,由尅来哈(B. M. Keilhau)领导。1872年,瑞典科学院向国王奥斯卡(Oscar)报告,认为斯瓦尔巴应该隶属挪威,但是,由于经济贫困和议会费用问题,挪威政府拒绝了。1899年,挪威“北极船”船长赛欧任•扎查日森(Sφren Zachariassen)从斯瓦尔巴群岛带回一船煤后,挪威、俄国和德国都想占有斯瓦尔巴群岛,然而,很快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1920年 2月 9日,巴黎和平会议召开,挪威、美国、丹麦、法国、意大利、日本、荷兰、英国、瑞典等 9个国家参加了会议。在这个会议上,挪威得到代管斯瓦尔巴群岛的权利。就是在这个会议上,诞生了《斯匹次卑尔根条约》(“Spitsbergen Treaty ”,即《斯瓦尔巴条约》)该条约规定了参加条约的国家在斯瓦尔巴群岛上的权利和义务。其中,凡参加该条约的国家都有权在斯瓦尔巴建立科学考察站。

1925年 8月 14日,比利时、摩洛哥、瑞士、中国、南斯拉夫、罗马尼亚、芬兰、埃及、汉志、阿富汗、葡萄牙、匈牙利、委内瑞拉、智利、澳大利亚、爱沙尼亚、阿尔巴尼亚、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和苏联等 20个国家加入“斯瓦尔巴条约”,使得这个条约从总体上变得更加权威。从此,中国拥有在斯瓦尔巴群岛建立科学考察站的权力。

在关于挪威政府对于斯瓦尔巴群岛的管理和服务中,谈到了海关。根据斯瓦尔巴条约,在斯瓦尔巴建立海关,在斯瓦尔巴群岛上,海关免税;但是,带入武器进入斯瓦尔巴群岛必须经过海关许可,只能在海关借用,而且必须如数归还。事实上,我们每次来到斯瓦尔巴群岛,不管你是哪一个国家的人,你都在这儿享受同样的待遇,这儿的一切都免税,离开斯瓦尔巴群岛时,每人允许免税带两瓶 750毫升的酒和两条香烟。

朗伊尔宾位于(78º13.5’N,15º37.7’E),该城市是 1906年由波斯通(Boston)北极煤矿公司建立起来的。它是斯瓦尔巴当地政府的所在地,也是斯瓦尔巴最大的邮局所在地。这儿有大的飞机场与挪威本土相通,小飞机是用于斯瓦尔巴群岛内的交通工具。大约有常住人口 1500人。这儿有斯瓦尔巴大学联合学校(The University Courses on Svalbard),它是挪威卑尔根大学等四所大学在这儿合办的联合学校。学生来自世界各地,每年都有几名中国学生在这儿学习,其中几乎每年都有来自中国西藏的藏族学生。这儿有欧洲 6个国家与亚洲日本、中国共同建立的高空大气物理观测站。

中国科学探险协会于 2001—2003年在这儿建立了为期 3年的“中国伊力特-沐林北极科学探险考察站”,进行了“北极斯瓦尔巴群岛与青藏高原生态环境系统对比研究”,取得了可喜的科研成果。

新奥尔森位于(78º55.1’N,11º57.2’E),它是 1917年为了开采煤矿而建立的。由于出了几次事故,于 1929年被迫停止开采煤矿。但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由于大量需要煤矿,又恢复了生产。1962年发生了一起重大的矿井爆炸事故,死了 21人,于 1963年又被迫停止开采煤矿。自挪威极地研究所在这儿建立了考察研究站以后,凡斯瓦尔巴条约国家都可以在这儿建立科学考察站(现在,已经有了包括中国在内的科学考察站共 10个)。这儿有世界上最北的邮局,有可通往全球的直通电话。

Y.叶新见我如此喜欢这本《北极指南》,便有意送给我。在他的手头那本书的扉页上已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在船上又买不到新的,他急中生智,在他的姓名前面加上了这样一段话:“To Gao Dengyi,Memory from Svalbard, Bjorn, Tor”(高登义斯瓦尔巴留念 秉恩、土尔和 Y.叶新赠)。就这样,这本《北极指南》立刻变成了由 3人签名送给我的礼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