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月 10

建立新的合作关系

高登义与挪威卑尔根大学校长签订合作协议(1991)

高登义与挪威卑尔根大学校长签订合作协议(1991)

1991年 8月 8日,星期四。

今天是我们在北极浮冰上观测的最后一天,根据船长的安排,下午,“南森”号考察船将离开浮冰站,向新的目标前进。我们组抓紧时间,在 12点以前进行了最后一次观测。

我们刚刚回到船上,Y.叶新教授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他高兴地跑来对我说:“Gao, this is a good news for you!”(高,这是你的一条好消息!)“Really?”(真的?)我也高兴地问。有趣的Y.叶新教授并不正面回答我,却给我绕起弯子来。他不紧不慢地说:“You hope to build a scientifi c station in Svalbard. Really?” (你真希望在斯瓦尔巴建立科学站吗?)“Yes!”(是的!) 我肯定地回答。“For this, you need a cooperation with Norwegian, Ok?”(为此,你需要和挪威合作,对吗?) “Ok!”(对!)我还是不明白Y.叶新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Good!Now,two big men like having a cooperation with you.”(好!现在,两位大人物愿意与你合作。) “How big is the men?”(多么伟大的人物?) 我开玩笑地问。“The rector and director of Bergen University, hope visit Beijing from Nepal through Tibet to Beijing. They need your help.”(卑尔根大学的两位校长希望从尼泊尔进入中国西藏到北京,他们需要你的帮助。)听了Y.叶新教授的话后,我根据中国科学探险协会近两年曾经组织过的国际考察活动判断,认为这是可行的。于是,我请Y.叶新教授转告两位校长“Ok”! Y.叶新教授听了后,高兴得在我肩上重重地拍了一掌,高声说:“ Wonderful!”(好极了!)我被他这孩子式的举动感动了。Y.叶新教授没有想到我如此迅速地回答了他认为是“难题”的问题,他拉着我的手来到餐厅,倒上满满的两杯酒,和我一饮而尽,以示庆祝。

1991年 8月 15日,星期四。

我们回到了卑尔根。Y.叶新教授和我讨论进一步落实邀请两位校长访问北京的事情。两位校长分别是:O.D.拉儒(Ole Didrik Laerum), 卑尔根大学校长(Rector of University of Bergen);K.儒姆威(Kare Rommetveit), 卑尔根大学常务副校长(Director General of University of Bergen)。由于两位校长将于 9月 6至 9日在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开办“挪威学校”( The Norwegian School),因此,我安排他们的行期为9月10至17日,行程为樟木—拉萨—成都—北京。

1991年 9月初,我和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办公室工作人员李涤徽博士代表中国科学探险协会,来到西藏拉萨,准备接待挪威卑尔根大学的两位校长。9月 11日,李涤徽博士在中尼边境友谊桥桥头,接到了这两位卑尔根大学的校长。

由于尼泊尔境内的泥石流冲毁了公路,两位校长步行了 20多千米才到了友谊桥桥头,晚了一天到达。当李涤徽博士看到两位校长疲倦的样子,完全可以想象到他们在途中的艰辛。

离开中尼边境的友谊桥,他们驱车3天,到达拉萨。在拉萨,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顾问、西藏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毛如柏教授在西藏自治区政府的会客室接见了这两位校长。毛如柏是1961年南京大学气象系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主动要求去西藏工作,长期从事青藏高原的天气预报业务工作。我从1966年参加珠穆朗玛峰科学考察工作以来,曾经多次在珠穆朗玛峰天气预报方面和他合作。毛如柏副主席向两位校长介绍了近年来西藏的变化,介绍了西藏的风土人情,并向两位校长赠送了洁白的哈达;两位校长也向毛如柏副主席赠送了挪威卑尔根大学的纪念品。

当晚,K.儒姆威校长对我说,“高教授,我们有一个请求,不知你是否可以帮忙?”我不知道两位校长有什么请求,便说,“请讲!”原来,两位校长希望拜访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司令员。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事情。我只好说,“让我试试看。”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司令员江洪涛是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顾问,我接通了他家的电话,向他报告了这件事。江司令员思考了一会儿,说:“我是协会的顾问,就以顾问的名义见他们吧。”就这样,江洪涛将军在他的会客室接见了这两位校长,我陪同并做翻译。

3天后,我们回到了北京。在北京,在挪威驻中国大使馆大使霍尔维克的指导下,我和O.D.拉儒教授分别代表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和挪威卑尔根大学正式签订了关于合作进行珠穆朗玛峰和北极地区科学考察的协议。这个协议为今后中国与挪威科学家在北极和青藏高原进行科学考察研究的合作奠定了基础。后来,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在北极斯瓦尔巴建立中国人的第一个北极科学探险考察站,其挪威方面的合作单位,就是卑尔根大学和位于朗伊尔宾的斯瓦尔巴大学联合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