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3月 05

游说我国领导部门

2011年7月20日,《瞭望东方周刊》记者钱亚平以“中国离北极有多远“为题,做了报道:

 

1991年,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所研究员高登义应挪威卑尔根大学的邀请,乘挪威极地研究所的“南森”号科学考察船,参加了由挪威、苏联、中国和冰岛四国科学家组成的斯瓦尔巴群岛邻近海域的北极综合科学考察。也是在这次考察中,高登义把《斯瓦尔巴条约》的原文版带回了国内,并开始向有关部门游说,宣传我国是《斯瓦尔巴条约》的成员国。

 

“当时中国对北极仍很陌生。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已经开始进行南极考察,但对北极的关注却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战略研究室主任张侠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科学考察敲开了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大门。”

2011年10月19日,记者陆琦在《科学时报》以“中科院的北极印记”为题,报道了如下内容:

高登义把《斯瓦尔巴条约》带回了国内。“不过也许是由于年久的原因,当时国内知道这一条约的人实在是不多。”高登义向本报记者回忆。于是,高登义开始向有关部门游说,宣传我国是《斯瓦尔巴条约》的成员国,希望我国能尽快在北极建站。

最近我看见的上面两则报道,说我带回了《斯瓦尔巴条约》原文,向有关部门“游说”,宣传我国是《斯瓦尔巴条约》的成员国,希望我国能尽快在北极建站。

是否称得上像古代某些学者为了宣传自己学说而“周游列国”地“游说”,暂且不论,但的确如实反映了历史事实。

1991年,我应邀赴北极从事科学考察,曾经得到了国家南极考察办公室的部分经费支持,一方面我从内心感谢南极考察办公室,另一方面我觉得南极考察办公室是重视北极科学考察的。因此,我从北极科学考察回国后,首先向国家南极考察办公室汇报《斯瓦尔巴条约》,希望南极考察办公室能够促进我国的北极考察建站。

记得是1991年8月下旬的某一天,我到南极考察办公室拜访,某负责人接待了我。我先简单汇报了此次北极科学考察的情况,接着主要介绍了《斯瓦尔巴条约》与我国北极建站的关系,还强调说:“挪威卑尔根大学非常愿意与我们合作进行北极科学考察与建站工作,该大学的两位校长下个月就要来北京访问。”这位负责人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知道,不久前我们曾经策划成立‘中国极地考察协会’,但没有得到领导批准,如果我们再要策划北极建站,一定很有困难。不过,你们中国科学院应该支持这件事。”

这位负责人的话提醒了我,我很快向中国科学院领导汇报,宣传《斯瓦尔巴条约》是中国北极建站的法律依据。中国科学院领导积极支持我国北极科学考察和建站工作,在中国科学院“八五”重大科学研究项目“南北极典型地区资源环境与全球变化研究”中,新增了一个子课题“北极斯瓦尔巴群岛建站调查”,由我负责。

为了尽快促进我国在北极斯瓦尔巴群岛建立科学考察站,我先后给当时的全国政协副主席宋健和我国外交部、国家科委、中国科协等单位的负责人致函,希望有关领导部门支持我国北极建站工作。这应该也属“游说”我国领导部门之列吧。

庆幸的是,宋健副主席及时回信,支持和鼓励我国北极建站工作。宋健在信中说:“……雅江探险(注:指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探险)活动反映甚好,也有重大科学价值。现北极站中国沐林-北极2001 也已落实,极好。这是中国科学家们‘走出去’的一项很有价值的活动。祝你们在新的方向上取得成功。明年夏大概是去斯瓦尔巴的好时机!敬祝探险事业大成!宋健匆复 2001年11月20日”

国家海洋局极地考察办公室也给予了相应的支持。2001年,在我们去北极考察建站前后,极地考察办公室几位负责人曾经在极地考察办公室接待我和中国科学探险协会部分同志,听取我们关于北极斯瓦尔巴考察建站的计划,表示积极支持,他们表示,“今后,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可以直接向极地考察办公室申请北极科学考察经费”,并两次宴请了我们。

人民日报、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积极支持并参加了2001—2003年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组织的北极科学考察建站活动,并适时、科学地加以报道,对我国政府下决心尽快在北极建站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