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3月 26

邀请英斯塔特访华

作者陪同挪威探险家游览长江三峡

作者陪同挪威探险家游览长江三峡

1991年9月,中国科学探险协会与挪威卑尔根大学签订了中挪科学界的第一个合作协议,挪威驻中国大使馆大使霍尔威克宴请了我们。之后,我曾经多次应邀参加挪威大使馆的庆祝活动,与挪威驻中国大使霍尔威克成了朋友。

1992年4月的某一天,霍尔威克在挪威驻中国大使馆宴请我,希望我邀请挪威一位德高望重的科学探险家海尔格•因斯塔特(Hlge Ingstad)访华。其访华的主要内容有两个:一是在中国科学院做一个题为“斯堪的拉维亚人发现美洲大陆”的学术报告,二是游览长江三峡。

霍尔威克精简地介绍了海尔格•因斯塔特的主要经历,让我对这位老人肃然起敬。

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出生于1899年 12月 3日,是挪威的知名作家、探险家。1932至 1935年期间,他先后担任过挪威驻格陵兰岛东北地区总督和挪威斯瓦尔巴群岛总督;1959至 1968年,他曾经组织过7次考古远征队,到加拿大的纽芬兰沿海地区以及纽芬兰岛考察,他们在纽芬兰岛的兰斯欧美多斯考古发掘,获得了一批重大的发现:一盏石制的油灯酷似冰岛的石灯;一些具有北欧风格的皂石纺锤锭盘与出自格陵兰的皂石纺锤锭盘相近;特别是发掘了青铜环头针更是重大发现,因为青铜环头针是挪威维金时代的式样。经过碳-14鉴定,这些发掘物的年代大约是公元1000年,而这个时间正好是冰岛人传说霍夫•埃里克森发现美洲的时期。

1991年,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根据上述考古成果撰写出版了专著《斯堪的拉维亚人发现北欧》(“THE VIKING DISCOVERY OF AMERICA”),轰动了美洲和欧洲,因为,这些斯堪的拉维亚人比哥伦布要早约500年发现美洲。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也因此应邀访问了美国,当时的美国总统老布什接见了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并接受了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的赠书。

除了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对科学探险考察的执著精神感动我外,他对待疾病的态度也令我感动,引起了我的共鸣。

在青年时代,他患了当时的不治之症肺结核病,他认为,与其在病中等死,还不如把自己回归大自然。于是,他带着猎枪和行囊,来到加拿大北极地区,以打猎为生,逍遥自在地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结果他患的近乎“不治之症”却奇迹般地痊愈了。

之后,他把毕生精力投入到了科学探险考察之中,取得了惊人的科学成果。

我也曾经于1975年参加珠穆拉玛峰登山科学探险考察后,患了当时被北京某医院认为“治不了”的肝炎病,但我自己并不灰心,自己寻找药物治好了病,与此同时,还完成了10篇(约 25万字)关于珠穆朗玛峰山地对于大气和大气运动影响、珠穆朗玛峰地区天气气候特征和攀登珠穆朗玛峰气象条件和预报的论文。这些成果为我后来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奠定了基础。

我和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之间的心灵有了共鸣,我当场表示邀请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访华。

1993年 6月 1日,在我客居挪威卑尔根大学地球物理研究所工作期间,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通过我的朋友Y.叶新教授邀请我去他家做客。Y.叶新教授和我从卑尔根驱车去奥斯陆访问。

时年93岁的老人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和夫人安尼•斯泰因(Anne Stine)在自己的家里接待了我和Y.叶新教授。按照挪威人的习惯,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执意亲自为我点燃壁炉,Y.叶新教授对我附耳低言说:“按照挪威习惯,这是对最尊贵客人的礼节”。一开始就令我感动。

午宴在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家的客厅里举行。一张大圆桌摆放在客厅的中央,大圆桌上方是一圈比较低的吊灯。午宴开始,93岁的老人站起来为我致欢迎辞并向我敬酒,我没有思想准备,非常激动地迅速站起来回敬,不巧碰掉了头顶上的一盏灯。我很尴尬。老人却爽朗地笑了,还风趣地说:“我的灯也想下来欢迎你。”“干杯!”我一饮而尽,表示了我的诚意。

午宴后,我们互赠礼品。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赠送了他最新的著作《斯堪的拉维亚人发现北欧》,并题字“To Dr. Gao Dengyi with warm wishes”(以热烈的愿望赠高登义博士),署名是他的夫人Anne Stine(安尼•斯泰因)和Helge Ingstad(海尔格•因斯塔特)。

挪威探险家因斯塔特为作者签名赠书

挪威探险家因斯塔特为作者签名赠书

1993年9月15日上午,在北京科学会堂,由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胡启恒女士主持,挪威大使馆大使霍尔威克等出席,93岁的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站立做了题为“斯堪的拉维亚人发现北美”的学术报告,令人敬佩。令人印象很深的是,当博士讲到他们在加拿大纽芬兰岛发掘到青铜环头针时兴奋的情景。

新华社张继民高级记者对此在《中国科学报》上有如下一段报道:

他(指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回顾说:“有一天,茜革尼德和安尼•斯泰因正在A号房遗址处忙着发掘,忽然,我们听到了她们的喊叫声。妇女们有时喜欢叽叽喳喳、说说笑笑,故我们开始未加理睬。但后来听到她们的喊声越来越大,引得我们跑过去看,妙极了,在地里有一枚青铜环头针。此时,我们已有足够的证据确定该遗址为北欧人所有,青铜环头针确实与众不同,是维金时代的式样。”

第二天,我和挪威大使馆一位二等秘书陪同海尔格•因斯塔特博士和他的孙子一道开始了老人的“中国之旅”,我们先后访问了西安、重庆和长江三峡,圆了老人畅游长江三峡的美梦。

后来,在挪威驻中国大使馆的鼎力帮助下,我们在斯瓦尔巴顺利建立了中国人的第一个北极科学考察站——中国伊力特•沐林北极科学探险考察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