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4月 14

庆祝条约75周年

7

2000年8月,应斯瓦尔巴大学联合学校Y.叶新教授的邀请,我再一次来到斯瓦尔巴群岛的首府朗伊尔宾。在此期间,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和斯瓦尔巴大学联合学校签订了关于合作进行北极科学考察和建立北极科学站的协议,我在斯瓦尔巴大学联合学校做了有关“北极浮冰物理特性异常变化对全球环流、气候变化的影响”的学术报告,参加了Y.叶新教授在挪威本土北部的科学考察。

8月14日,星期五,是斯瓦尔巴条约签订75周年纪念日。是日,晴朗的天空中几乎没有一丝云彩,气温达到了摄氏十八九度,对于在北纬78度13分的高纬度来说,真是极好的天气了。北极的天空似乎特别为庆祝斯瓦尔巴条约而显得更加美丽动人。

今天,Y.叶新教授比平常起得早。此时,我正在他的房前做早操,我们除了习惯地互相问候“早晨好”外,Y.叶新教授兴奋地对我说:“Gao,Do you know what day is today?”(高,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Today is Friday.”(今天是星期五。)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并补充说:“Fourteenth of August.”(八月十四日。)Y.叶新教授听了我的回答似乎并不满意,继续问,“Which memory day?”( 什么纪念日?)我略加思索后才恍然大悟,原来今天是签订斯瓦尔巴德条约75周年纪念日,我回答说:“The 75th Anniversary of Svalbard Treaty.”(斯瓦尔巴条约75周年纪念日)Y.叶新点点头,非常高兴。他对我说,今天,挪威政府的一位副总统和俄罗斯的一些政府官员都要来出席庆祝会,非常热闹,中午还有招待会。我们相约一同前往参加庆祝活动。

7-2

7-3

庆祝斯瓦尔巴条约75周年纪念活动在朗伊尔宾市中心广场举行。在市中心广场上,由35名斯瓦尔巴大学联合学校的学生举着35个国家的国旗分列在大会主席台的两侧,它表示现在参加斯瓦尔巴条约的已经有35个国家。鲜艳的五星红旗在灿烂的阳光下分外夺目,在远离祖国的北极斯瓦尔巴群岛上看到五星红旗在35面不同国家的国旗中迎风招展,一种中国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中国的五星红旗何时能够在北极的中国科学考察站上空迎风招展呢?

庆祝活动非常开放,可自由参加;除了主席台上有座位以外,参加会议的人自由选择地点,或站立,或自带凳子就座。当地时间上午9点半,庆祝斯瓦尔巴条约75周年纪念活动在雄壮的乐曲声中正式开始。庆祝大会由斯瓦尔巴州的州长主持,在主席台上就座的有挪威王国的一位副总统、挪威外交部的一位极地大使、俄罗斯外交部的几位官员……

大会开始,首先由斯瓦尔巴州州长简单回顾了斯瓦尔巴群岛的历史,比较详细地介绍了斯瓦尔巴条约的由来,以及出席此次庆祝活动的嘉宾。挪威王国的副总统除了表示对于嘉宾的热情欢迎和对于出席此次大会的朋友们的感谢外,主要讲了斯瓦尔巴的美好前景,其中,特别提到了斯瓦尔巴大学联合学校在国际交流合作中的重要作用,激起了在场的大学生们热烈的掌声。挪威外交部极地大使的讲话,非常热情地欢迎斯瓦尔巴条约国的科学家们来这儿建立北极科学考察站。他的热情令我感动,令我信心倍增: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中国的北极科学考察站在这儿出现。我鼓励自己,回国后一定要加倍地努力啊!

纪念大会的大会语言有三种,即,挪威语、俄语和英语。每个人的发言都先后用挪威语、俄语和英语来表达。开始,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越到后来,心里越不是滋味:既然有多达三种的大会语言,为什么就不能有中国的语言呢?

会后,手举各国国旗的大学生们带头开始游行,他们舞动着自己手中的国旗兴高采烈地向着城市的西区前进。人们跟随其后,自由自在地谈笑着。我跑到这支队伍的前面拍照。

在朗伊尔宾城市西区的一座纪念碑前面,游行队伍停了下来。手持各国国旗的旗手列队两排,面向纪念碑。一位在斯瓦尔巴大学联合学校学习的我国藏族学生来到五星红旗旁边,示意要我为她拍照。我高兴地为她和五星红旗拍照合影。

7-4

Y.叶新教授指着这座纪念碑告诉我,这是为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此牺牲的英雄们而竖立的纪念碑。据他说,当时德国希特勒的军队曾经侵犯朗伊尔宾,那是为了抢占这个战略要地和煤矿资源。我看到,刚才主持大会的州长也来了,主席台上的嘉宾也来了;两位80多岁的残疾老人被人用手推车送进了会场的中央,他们的胸前佩戴着大红花和金光闪闪的英雄奖章,显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战斗英雄。我站在这个制高点往峡湾中眺望,但见在峡湾的水面上停着一艘小军舰。“一定还有重要的活动内容,”我想。

当主持人宣布纪念活动开始时,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从峡湾的沙滩上传来,紧接着,从那艘小军舰上又传来连续不断的炮响,有人仔细数数,正好是75响。那是纪念斯瓦尔巴条约签订75周年的礼炮。礼炮放完后,有人向这两位老人敬献鲜花和纪念品,人们纷纷和这两位二次大战中保卫朗伊尔宾的英雄合影留念。

招待会在朗伊尔宾的市政厅举行。人们喝着各种饮料,谈笑着,为庆祝斯瓦尔巴条约签订75周年,为第二次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干杯。此时,在市政厅的大门前,35面不同国家的国旗被固定在35根旗杆上,我离开招待会的热烈会场,来到五星红旗面前注目凝望,拍照……

在返回的途中,我的脑海中除了不时地浮现出祖国的五星红旗外,那在纪念大会上的三种大会语言也不时刺激着我,向我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中国是斯瓦尔巴条约的成员国之一,为什么纪念75周年活动的大会语言只有挪威语、俄语和英语,而没有汉语呢?什么时候的纪念大会才能把汉语也列入大会语言呢!?